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两个人的地老天荒

2018-11-06 09:07:56

两个人的地老天荒

谁也不记得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了。淡淡飘过,飘过了他和她的天空。

当凌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她却在台下兀自睡得香甜。那隐隐约约躁动的声音,在她甜美睡颜的渲染下也仿佛变的微不足道了。男生琥珀色的眼眸,当女生微微弯起的手指,轻轻松开时,闪出了点点星光。凌,漂亮的唇轻轻开启:“我是凌。”女生们一阵惊呼,一片嘈杂。在老师的指引下,凌走向了自己的座位。与她只有一个过道的距离,低头,还可以瞥见她桌上飞扬的一个大字:寒。

女生动了动,张开了熟睡的双眼,看见眼前精致的面孔,有一瞬间的恍惚。直到多年后的今天,寒依旧认为她看见了天使。阳光透过玻璃,刺的眼睛有了一丝酸意。她傻傻地问道:“你是谁?”当男生转过脸,似笑非笑的绝美面孔正对寒的时候。寒的心里深深一惊,一瞬间,男生美如四月樱花的嘴唇覆了上来,柔软的气息就这样在空气中暧昧的相接,魅惑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涌动。

所有人都呆在了这一刻,空气也静谧了,只有他吻着她,仿佛时光都死去了。

直到门外冲进来一个男生,狠狠推开了凌,一把扯过寒护在身后。五月的阳光射在他们脸上,打出浅浅的光晕。寒,叹了口气,轻柔如花瓣的声音缓缓响起:“澈,有事吗?”男生微微愕然,回过头却发现,寒墨一样的瞳孔直直盯着对面绝美的男生,没有丝毫缝隙。

就在这样焦灼的对望中,凌突然冲过来,牵起寒的手向外冲去,遗忘了身后静默的人群。

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正好到了许愿池边。寒微红的脸颊在阳光的怀抱里若隐若现。紧接着,凌听到了“你认识我对吧!”是笃定而不是怀疑。凌唇角上扬,上前一步把寒抱进怀里,身形微微一滞,直到一滴滴冰凉顺着寒的脖颈缓缓滑下,寒的身体逐渐柔软了下来,耳边响起了一个温暖的童话:

“男生和女生是青梅竹马,一天早上,他们一起去上学的时候。女生骑单车走在前面,而男生则跟在后面。到了一个大大的下坡前,女生先冲了下去,而男生留在上面买早餐。突然,坡下传来了”轰“的一声,男生心里一颤,冲下坡去,看见女孩的自行车倒在一边,破碎不堪。而倒在车前的女生,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残酷的血莲一朵又一朵的绽放,男生紧紧抱着女生,望了一眼,天空晴朗……

当男生醒过来的时候,满眼的白色,他挣扎着要去看女生,但是母亲却告诉他,女生不在了。起初他不相信,可是看到大人们欲言又止的眼神。他开始变得沉默,甚至自闭。知道母亲一巴掌打醒他,冷冷得问他:“既然不想活了,干吗不去死?如果你认为她也希望你死了的话,那就去死啊!”他看见了母亲眼里深藏的泪水,他醒悟了。他说,他要去瑞士,因为她曾说过:她想和他在那里一起游荡,就这样地老天荒。

三年后,男生才知道女生并没有独自去往天堂。而是依旧留在原地,活在那个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城市,呼吸着他曾呼吸过的空气。即使她忘了他。但是他还是回来了,回来完成那个属于两个人的地老天荒。“

当童话完成时,寒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不曾知道有人这样的思念着她,她不曾知道有人为了她远走他乡,她不曾知道,有个人在远远的天边守着两个人的约定。

寒,轻轻抬头,望着凌精致的面容。朦胧中,凌微微低头,俯在她耳边,低低说出:

“一生的地老天荒。”

寒紧紧抱住凌,嘴角笑得发酸,泪滑下,话也轻轻落下:

“一世的地久天长。”

抬头,望向天空,明媚而晴朗,远方传来女生柔和的声音:

我们一起游荡,就这样地老天荒

友发钢管
花纹彩钢板
全自动贴标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