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睿视智觉龚纯斌创业三年我们在计算机视觉路上的收获与思考

2018-11-23 15:01:24

睿视智觉联合创始人吴琦、龚纯斌、肖潇 图片来自:雷锋网

2015年成立至今,睿视智觉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重要节点,比如2016年底进入亚马逊云创生态,2017年与英特尔、华为达成合作。但在联合创始人兼CEO龚纯斌看来,重要的节点莫过于自己与另外两位团队核心成员吴琦、肖潇的联手。

三驾马车联合创始人及CEO龚纯斌是厦门大学电子与通信工程硕士,曾先后任职联想和美图,拥有多年大型自研项目全程开发管理工作经历,具有极强的技术产品化能力和丰富的团队管理经验。离开美图后,他联合吴琦、肖潇一起创立了睿视智觉。

联合创始人及CTO吴琦则是英国巴斯大学博士、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助理教授,主要研究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以及神经网络与深度学习方向,先后在CVPR,ICCV,ECCV,AAAI等人工智能及计算机视觉会议上,发表数十篇论文。

联合创始人及FPGA加速技术负责肖潇是德国纽伦堡-爱尔兰根大学通信信息专业博士,曾在德国贝尔实验室从事基于下一代光通信系统核心数字信号处理芯片的研究与开发工作,拥有多项发明专利。

创业有三大决定性因素——时机、资源和团队。在美图的工作经历让龚纯斌很早就深度接触了图像数据处理,为创业积累了一定的资源。但和这些相比,吴琦、肖潇的加入,对公司显然意义更为重大。

龚纯斌之前在联想做技术项目管理,优势在于技术的融合与产品化;吴琦是算法和软件方面的专家;肖潇则擅长把软件硬件化。“我们三个人价值观非常一致,能力又完美互补;三者缺一不可”。

在创业公司里,核心技术人员的行业地位将决定整个团队的未来走向。的核心团队就像一块磁石,能把周围的人才吸引过来,形成很好的凝聚力。在AI人才非常稀缺的当下,AI公司的竞争本质上还是人才的竞争。肖潇笑言,睿视智觉之所以一直非常低调,就是担心公司的人才被别人“盯上”。

除了为公司招募人才立金字招牌,肖潇、吴琦不同的技术背景也给睿视智觉带来了更多的思维碰撞。公司成立之初,龚纯斌受过去工作经历影响,一直尝试将图像处理算法应用到ARM中,可惜成效甚微。肖潇加入后,睿视智觉迅速调整航向转向了GPU和FPGA,这成了公司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ARM的算力不足以支撑睿视智觉AI产品的落地。

龚纯斌认为自己在团队中扮演的是唐僧的角色,目标明确,有很强的韧劲。吴琦和肖潇在各自领域有很强的技术实力,就像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能帮自己解决实现目标途中的一切挑战。此外,公司还有一群默默工作的“沙僧”,这是睿视智觉能够走到今天的重要基础。

屯田养兵有了好的团队,如何选择合适的技术落地场景,也是摆在很多创业公司面前的一个大大的问号。

睿视智觉的核心技术是高效图像多维解析,这项技术拥有非常丰富的应用场景。早期,睿视智觉在植物识别和农业系统方面做了很多尝试;但龚纯斌很快意识到,企业不是研究机构,必须考虑商业前景。农业领域的客户目前显然缺乏足够的购买力。

安防、自动驾驶和医疗影像领域虽然前景广阔,但都需要十分长期的投入。以安防项目为例,项目周期动辄数年,创业公司很难承受。而且,AI行业正处于跑马圈地的阶段,如果睿视智觉选择这些热门领域,势必要与商汤、旷视等明星企业正面竞争,这也是非常不理智的。

龚纯斌认为,小公司要有小公司的产品定位和生存策略。目前,睿视智觉重点聚焦图像数据过滤系统和工业智能影像协助系统两大业务版块,技术主要应用于图像数据过滤和工业智能系统等场景。这些领域的客户通常有比较强的购买力,而且项目周期较短。比如工业项目的周期一般只要3-5个月,很快就能产生正向现金流,很适合创业公司生存。

这种选择背后多少也有资本的影子。很多创业者都能明显感觉到,南、北方资本有很大的差异。北方资本更看重企业的天花板,南方资本则更关心企业能否产生营收。作为一家南方公司,行业大环境也促使睿视智觉必须沉心静气低头做事。

睿视智觉选择业务场景的另一大原则是,数据获取的容易性,以及能否形成壁垒。龚纯斌认为,工业领域的数据获取相对容易,而且一旦形成壁垒别人就很难再进来。

“比如我们跟友达合作,搭建了整个工厂的智能制造体系。这套体系一定程度上也适用于光电领域等其他厂商。如果我们把算法在云端形成算法仓库,商汤、旷视想要再进来做同样的事情就会比较困难或者需要付出更大代价。”

营收固然是睿视智觉眼下看重的,但这不意味着它甘心偏安一隅小富即安。龚纯斌认为,睿视智觉有着更加宏大的愿景,图像数据过滤及更大的智能系统,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有机会成长为较大和主流的赛道。“这是一个公司发展节奏的问题,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眼下来说,重要的是积蓄力量和资源。”

双轨驱动睿视智觉成立至今,除了初在ARM运算上探索浪费了8个月时间,此后逐渐切换到FPGA,一直都踩在正确的发展节奏上。很好地把握住了机遇,在合适的时间点进入了科技巨头们的生态。比如,2016年亚马逊开始建设云创生态,睿视智觉在这个节点进入了亚马逊的生态。再比如,华为云在2017年8月从二级部门提为一级部门,他们构建生态时,睿视智觉已经有了和亚马逊合作的成功经验。

其中固然有机遇的成分在,但机会永远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龚纯斌认为,创业公司要抓住机遇,首先要对这个领域的发展和变化有足够的认识。

创业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龚纯斌介绍,自己在创业过程中看到了很多新的变化,每隔三个月都会有新的收获。“我每隔三个月回头去看自己做的一些决策,会发现它们是不完整的。有时甚至会忍不住骂自己傻X,这在过去两年里不断发生。”

其的思考是,“如果纯靠软件,睿视智觉无法立足;纯粹的软件没办法形成壁垒,它一定是软件集成化,以及软硬结合的”。

前面提到,睿视智觉目前主要聚焦图像数据过滤系统和工业智能影像协助系统两大业务版块,背后对应着它的两大产品策略——系统集成化和软件硬件化。

系统集成化主要针对工业领域,工业系统里有大量的数据和多变的需求,睿视智觉需要把这些异构数据变成结构化的数据。同时还要向客户提供自训练系统,让客户能够在睿视智觉的框架下训练自己的算法,这样智能系统本身才会不断壮大。

软件硬件化主要是指算力。GPU一秒钟可以处理几十张图片,FPGA一秒钟可以处理几千张,假如把几个FPGA拼在一起,甚至能够形成每秒钟几万张的处理能力。龚纯斌介绍,软件硬件化实际上是一个效率提升的过程,之所以针对数据过滤是因为它的功能需求比较明确。

这两大产品策略背后的思路又可以归结为一点,即针对不同应用的项目产品化。

龚纯斌介绍,睿视智觉过去遇到的挑战是技术落地后的产品化。“我们不可能把每一个项目做成保姆式服务,所以我们一直在探索产品的交付问题。”

他认为,技术壁垒不是壁垒,只有形成了产品和对应的商务市场,才是真正的壁垒。“我不太赞成“赋能百业”的说法,你能把一业做好,肯定就能在BAT之外有一席之地。”

结语AI创业如大海行船,重要的不是你驶出了多远,而是有没有找准定位和方向,落地下来。

睿视智觉成立三年,从核心团队到技术落地场景已经十分明晰。龚纯斌表示,睿视智觉将坚定围绕多维图像解析,沿着软件硬件化和系统化集成化两条轨道前行。剩下的就是怎么打好战术,把亚马逊、英特尔、华为、研华这些巨头生态的资源协同应用好,做好这些就有机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大踏步前行了。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