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世界足球先生维阿称将竞选利比里亚总统图

2019-02-21 23:36:37 | 来源: 游戏

世界足球先生维阿称将竞选利比里亚总统(图)

球场上身着AC米兰队黑红亮色球衣的维阿。乔治·维阿资料图  《环球人物》杂志 驻南非特派倪涛  提到利比里亚,很多读者也许并不熟悉。不过,如果你是一个球迷,那么你一定知道,在这个面积仅11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00万的西非国家中,却拥有一位足球。他就是曾获欧洲足球先生(1995年)、世界足球先生(1995年)和三届非洲足球先生(1994年、1995年、1996年)的乔治·维阿。  2014年12月,维阿以78%的得票率击败现任总统艾伦·瑟利夫之子罗伯特,当选为蒙特塞拉多州参议员。维阿曾表示,他会参加2017年的总统竞选。有人认为,这次他参选议员,就是在为竞选总统铺路。  “黑珍珠”驰骋绿茵场  维阿出生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一个贫民窟里,从小父母离异,祖母将他抚养成人。小时候,他常和小朋友们在大街上踢球。14岁那年,他的足球天赋被一位经纪人发现,并从国内俱乐部开始了足球生涯。时任总统多伊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在利比里亚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还花10万美元将维阿和队友送到巴西训练。多年后维阿说,这件事让他总是感到对利比里亚同胞“欠了债”,“总要为他们做点什么”。  1987年,21岁的维阿被摩纳哥队看中。他帮助该队夺取了1991年的法国足协杯赛。1992年,维阿以500万美元身价转会法国巴黎圣日耳曼队,并帮助该队先后夺得法国足协杯赛和法国联赛两个。1995年,维阿被召入足球豪门AC米兰队,随后为球队夺取意大利甲级联赛,并成为联赛年度球员。这一年,他达到足球事业,一举囊括世界足球先生、欧洲足球先生和非洲足球先生的荣誉。这个纪录至今无人能破。直到现在,“黑珍珠”维阿仍是非洲乃至世界上望的球星之一。他的名言“我的肤色是黑色的,我的血液是红色的,我的一生都属于黑红两色”被AC米兰的球迷津津乐道,因为AC米兰的球衣正是黑红两色。  不过,对维阿来说,他的终生遗憾是没有参加过世界杯赛。利比里亚国家队在非洲是支二流球队。尽管维阿为国家队付出很多努力,连球队的食宿、旅费都经常由他来开支,但国家队战绩始终不佳,一次次倒在预选赛中。维阿也成为世界足球先生中一个从未踢进世界杯决赛圈的球星。退役后,他一直致力于发展利比里亚的青少年足球事业。去年,他亲赴巴西世界杯现场观战。他说:“我相信,利比里亚队未来肯定会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  生命曾因政治受到威胁  与足坛的风光相比,维阿的政坛之路并不平坦,从政也并非他的初衷。1995年,正处在足球生涯顶峰期的维阿曾说,自己永远都不会对政治感兴趣。利比里亚曾长期陷于内战,政局动荡不宁。有报道称,维阿13岁时曾亲眼目睹一场政治屠杀,13名高官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绑在电线杆上乱枪打死,这在他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维阿在足坛成名后,长期生活在国外,却遭到国内政客的猜忌。特别是靠武力起家的查尔斯·泰勒在1997年当上总统后,更是对维阿十分忌惮。2002年,维阿以教练身份带领利比里亚国家队打进了世界杯轮分组赛,仅差1分未能出线,是历年成绩。狂热的球迷中开始流传维阿应该当总统的说法。尽管维阿对此予以否认,泰勒还是感到了威胁。维阿在利比里亚的家被烧毁,开的店铺也被强占。  维阿对这一切感到很伤心。他猜测,自己与前任总统多伊的亲密关系可能给自己带来了麻烦。维阿说:“多伊帮助我打造了一支球队,但泰勒嫉妒我的名气,认为我想成为总统。足球也被政治化了,我不想成为政治化的一部分。”他说,除非政局发生变化,否则他不会再回蒙罗维亚。“我不想因为很受欢迎而被人杀了。如果我出了问题,有人会为我伤心一周,但是在那以后,我的孩子们会受苦。”  2003年,泰勒下台,维阿回国。他说:“我并不喜欢政治。但在千千万万同胞的呼唤下,我别无选择。”也有人说,维阿回国前,曾经与南非杰出的政治家曼德拉有过一次长谈。曼德拉曾告诉维阿,服务国家的方式是先登上总统宝座,然后再鞠躬尽瘁、为更多利比里亚人谋福利,维阿因此改变了主意。  2005年,利比里亚举行14年内战结束后的首次总统大选。维阿宣布参加大选的那一天,成千上万的支持者在大街上高歌狂舞。而他每到一地,人们竞相争睹这位偶像的风采。他的竞选纲领非常简单:“我将给利比里亚人带来生活必需品:电、水、教育和公路。”而不少民众认为,维阿和其他候选人不同之处是,他没有沾染腐败习气,他的钱都是自己挣来的,没有把手伸进老百姓的口袋。维阿初战告捷,打进了第二轮投票,但终因从政经验不足而败给对手、拥有美国哈佛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学位的瑟利夫。2011年,他竞选副总统再次失败。尽管结果并不理想,但这些参选活动为他积累了政治经验,也为他终成为参议员作了铺垫。  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想  在从政道路上,中学都没毕业的维阿一直为学历而烦恼。他的对手称他为“不懂事的孩子”,意思是他没有文化,缺乏治国理政经验。维阿则告诉选民:“我确实只是个足球运动员,但是我能够用我的事业和成功来帮助你们。我出生于贫民窟,了解什么是饥饿,知道赤脚上学的苦楚。他们受过高等教育,统治了这个国家几百年,但从来没有为这个国家做出什么贡献。”  维阿也在努力弥补自己学历不高的缺陷。他曾经声称自己在英国的帕克伍德大学获得了体育管理的学士学位,但这个学位被揭穿是“文凭工厂”里用钱换来的一张证书。后来,维阿下决心赴美求学。2011年,45岁的维阿获得了美国德锐大学的商业管理学士学位。2013年,他又获该校管理学硕士学位。他说:“我只想让人知道,活到老,学到老。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想。我知道很多孩子都想上学,他们也想有大学学位,然而他们却没有机会。不过,我认为他们需要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这件事情会发生。”  如今的维阿,生活中依旧离不开足球。他时常和孩子们一起踢球,自己感到快乐,孩子们也很快乐。他还喜欢自称“球员政治家”。从平民窟的穷小子,到世界足坛的,再到利比里亚政坛的希望之星,维阿用自己的努力印证了他的名言:“人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中国云谷全方位资源整合推动地方特色产业崛
820上市魅族16真机拆解做工用料都很良
5分20秒147经典火箭不算什么只因当时

猜你喜欢